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途牛旅游网盈利无望 高成本布局线下门店求生艰难

2019-12-07 07:37    来源:未知    

  不久前,途牛旅游网发布了自己2019年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根据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净收入8.52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11.7%;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利润亏损额为1260万元,同比下降56.45%。

  就在途牛发布三季度财报的同期,携程也公布了其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携程集团在第三季度收入达到10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营业利润为2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

  让人感慨的是,曾几何时途牛也是和携程、去哪儿、同程并行的OTA领域第一梯队的玩家,但短短几年之后,途牛便与其他平台的差距越来越大。随着现如今行业竞争愈发激烈,互联网巨头纷纷切入赛道,以携程为首的携程系互相抱团稳固局面,阿里系的飞猪、虎视眈眈的美团在此背景下,增长乏力、身陷困境的途牛未来会走向何方?

  话说起来,途牛的起点并不算低。公开资料显示,途牛旅游网成立于2006年10月,彼时正是国内在线旅游市场的“黄金期”。借着互联网的东风,更便捷、高效的在线旅游新模式受到了人们的青睐,国内庞大人口基数下的休闲旅游需求日益增长,于是在这段时间里,众多在线旅游企业开始获得资本与市场的关注,途牛也是当时投资界的“宠儿”。

  资本助推之下,途牛发展迅猛,并于2014年5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当时美场第一支专注于在线休闲旅游业务的中国公司。公开资料显示,途牛从成立至今获得了约10轮、总计近19亿美元的融资。2014年上市之后,它在同年12月还获得由京东商城、携程、弘毅投资的1.48亿美元;2015年5月,途牛获得红杉资本、DCM资本、淡马锡等领投的5亿美元;2015年11月又获得由海航旅游投资的5亿美元。

  可以说,途牛早期的发展可谓是顺风顺水,既赶上了好时候,又不缺贵人相助。按这种情况,想必途牛也应该越做越强,逐步发展成为行业巨头。然而,在光鲜亮丽的“表象”背后,却是途牛“一地鸡毛”的窘迫。

  上市之后,2015年到2017年间途牛旅游网分别亏损14.6亿元、24.2亿元和7.7亿元。2018年有所转机,首次实现了全年盈利,净利润达到1090万元。不过遗憾的是,这仅仅是昙花一现,进入2019年之后途牛又开始亏损。

  财报数据显示,途牛2019年第一季度净营收为4.6亿元,同比下滑4.9%;净亏损为1.5亿元,同比亏损扩大114.3%。第二季度净营收5.20亿元,同比下滑0.9%。净亏损1.67亿元,同比亏损扩大101%;第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260万元。

  整体统计来看,2013年至2019年近7年的时间内,途牛已经累计亏损57.31亿元人民币,归母净利润累计亏损57.07亿元人民币。

  那么多年过去了盈利还是“无望”之外,途牛在国内在线旅游市场中的排名也迅速下降。根据在线旅业的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途牛还位列国内OTA自助游市场的第2名,但仅仅一年之后,受到其他OTA行业竞争者的“打压”,途牛的排名跌至第4名。这两年途牛的表现就更加不尽人意了,再加之互联网巨头们的入场,途牛早已跌出行业第一梯队,平台现状愈发岌岌可危。

  再来看看途牛核心业务的营收情况,根据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旗下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7.47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1%,表现算是合格。但在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途牛核心的打包旅游收入分别只有3.659亿元和4.295亿元,分别同比下滑9.1%和1.9%。

  需要强调的是,即使在去年春节和今年暑假跟团游的“旺季”,各家在线平台“闭眼”都能增长的时间节点下,途牛旅游网的收入还是出现了罕见的下滑,其发展疲态可谓尽显。面对接下来第四季度的旅游“淡季”,途牛想要扭转亏损的局势只能期盼“奇迹”的发生。在前三个季度整体颓势的背景下,途牛在2019年全年想要实现盈利已经基本无望,距离在线旅游头部玩家的行业地位也越来越远。

  面对持续亏损的境况,途牛CFO辛怡公开表示,主要是因为经济放缓导致旅游收入预期下降,一些如中东、非洲、毛里求斯以及邮轮旅游这些具有高客单价的旅游项目国内游客继续出现负增长。另外,外部因素以及重点金融服务收入出现下降也导致了途牛持续亏损的现状。

  这些理由看起来似乎冠冕堂皇,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形势放缓导致出行客户减少从而亏损好像逻辑“自洽”。但对比行业头部玩家们,途牛的这种表现显然说不过去。

  事实上,进入2018年以来,途牛已经被竞争对手携程、同程艺龙、飞猪远远甩在了身后。竞争对手的业绩和股价都在迅速上涨,这直接表明的是:经济放缓并不代表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旅游出行的客群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截至2018年底,携程系的携程、旅游百事通和去哪儿的门店数量超过7000家,其中携程的品牌门店超过1000家。反观途牛,其自营门店目前仅有509家,不及携程的十分之一。

  外部激烈的竞争环境显然对途牛亏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这绝不是核心原因。根据财报我们可以看出,途牛这季度亏损主要还是出自内部,在于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大幅攀升。

  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运营费用为4.373亿元人民币,较2018年同期增长10.7%;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2.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5%;管理费用为1.38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6%。与此同时,途牛在今年三季度的毛利为3.805亿元人民币,较2018年同期下降了2.8%。

  各项成本上涨加上毛利降低,直接导致的就是运营的亏损。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运营亏损为5690万元人民币,而2018年同期其运营亏损只有360万元人民币。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净亏损了1260万元人民币,但2018年同期途牛的净利润为2800万元人民币。

  途牛用在销售与管理的费用越来越高,但取得的成效却微乎甚微。这说明了途牛买来的“流量”并没有形成平台自然粘性,没有达到流量聚集的效应,对购买流量过分依赖的途牛终究还是输给了流量。

  现如今,流量红利消退、巨头入局后的行业“马太效应”凸显下,途牛成为另外一家垂直“巨头玩家”的可能性正在无限降低。相较在线旅游“老大”携程在多个旅游垂直领域的下沉和探索,以及先后并购了“同程”、“艺龙”、“去哪儿”的强大的携程系来说,途牛与头部玩家的差距正在无限扩大。

  不久前,途牛旅游网发布了自己2019年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根据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净收入8 525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

  近期,英国一家认证企业纳税行为的组织Fair Tax Mark评估了2010年至2019年期间Facebook、苹果、亚马逊等六大科技巨头的全球纳税情况。结

  青桔单车调价:1 5元 30分钟骑行;分析认为涨价对用户流量影响不会很大近日,随着青桔单车的调价,除ofo小黄车外,小蓝单车、摩拜单车(美团

  华为在今年的9月19号发布了全新的mate30系列,新的mate30系列共包含mate30和mate30Pro两款手机,同时,这两款手机也都分为4G版和5G版。华为

  Tesla 特斯拉前阵子推出的电动皮卡 Cybertruck,造型超前卫,虾趴的外观和防弹的装甲玻璃,让杜拜警方决定把电动皮卡纳入他们的警车,但

  最近格力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总算有了一个结果,董明珠虽然不是大获全胜,但是也还算小有收获,不过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之外,董明珠又开始开

  年终将至,互联网大厂年终奖来袭!今年出手阔绰的既不是阿里也不是腾讯,也不是上字节跳动,而是华为海思,应届生起薪就有45万,直接拉开其北京时间12月5日凌晨,高通于夏威夷举办的骁龙技术峰会正式公布了骁龙865 5G旗舰SoC的细节参数。虽然一同到来的骁龙765 765G并没有在演讲OPPO创始人、CEO陈明永发布微博,宣布将出席12月10日举行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OPPOINNO DAY 2019)并发表演讲。这也是他时隔6年再度在OPPO12月5日,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宣布与9家芯片及成品类企业签署VOOC闪充专利许可协议。基于协议,被授权企业将能够开发、制造和销售支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